未來5到10年,台灣哪種人才會愈來愈夯?可能的答案若不是修飛機,就是造飛機。

今年,兩大航太巨頭波音(Boeing)、空中巴士(Airbus)公布的市場調查均指出,未來旅遊運輸需求持續穩健成長,未來20年的全球機隊將增加4萬架飛機左右,市場總值超過6兆美元,航空維修市場更超過9兆美元。

最直接的原因就是亞太地區廉航商機大爆發,小型單走道客機就佔了未來新機交運量的7成,將是兩大集團短兵相接的火爆戰場。

像是空巴的A320、波音的737-800都是廉航愛用機型。空巴更指出,全球航空運輸重心板塊將從歐美轉移到亞太。

每架飛機落地、離地一定得經過維修,亞洲飛機維修中心的爭奪戰早已開打。

學生還沒畢業,維修公司早早簽約搶人

今年,老字號維修廠亞洲航空因為經營東南亞廉航維修有成,維修架次創下歷史新高。長榮航空集團子公司長榮航太,因為替波音改裝4架747超大型貨機「Dreamlifters」一戰成名,也將擴廠因應未來的訂單需求。

虎尾科技大學飛機工程系主任兼所長吳文忠指出,新航空公司的成立以及現有航空公司擴充機隊、廉航營運暢旺以及舊有耗油機型汰換潮,都將使得未來飛機維修人才大幅增加,飛機維修公司早早就來學校要人。

虎尾科大飛機系所學生約900人,是全校學生人數最多的科系,資源也最多。2017年,虎尾科大宣布投資10億新台幣,在高鐵校區建設飛機維修與航太製造中心,就是看好未來台灣的飛機維修商機

台灣每年1200億的航太產值中,6成是維修。這其中的優勢不只在於技術獲得認可,工資水準也較有競爭力。不過,要成為亞太飛機維修的中心,還需要一點時間。

「新加坡的航太維修產值在2000年就已經比我們高,」吳文忠說,台灣若持續投資技術以及人才,並切入更高附加價值的發動機維修市場,追上新加坡,並不是不可能。

除了維修之外,更高階的航太研發人才也將受惠於國機國造政策,成為台灣就業市場新寵。不只飛機製造龍頭漢翔將因此受惠,中山科學院航空研發團隊更是徹底動起來。

這是從1989年IDF經國號戰機以來,航太研發產、官、學界睽違整整30年再度看到的活力。當年台灣造出經國號後,卻因為F-16戰機採購徹底停下國防航太產業發展。

「有些人就去韓國了,」中山科學院航空所所長齊立平感嘆,當年韓國發展T-50高級教練機,台灣IDF經國號研發團隊曾擔任顧問。如今韓國已可外銷T-50,但台灣卻經歷了近30年的人才斷層。

2017年,台灣宣布國機國造政策,將自研自製66架新式高教機。國防航太產業的回溫,最直接影響校園裡的風氣。

「航太系上一次(入學分數)最高峰的時候,是民國78年畢業的系友,」成功大學航空太空工程研究所系主任呂宗行說,航太系在國防自主政策停擺的這段期間,研究重心也轉為民航,學生也大多轉換跑道,「很多學生畢業都去台積電當製程工程師,」

台灣已經長達數十年沒有航太研發工作機會,航太系學生畢業後多在電子業就職。電子業雖然高薪但學非所用,呂宗行有學生在台積電顧機台悶了好幾年,一聽說中山科學院航空所要徵大批國機國造人才,馬上轉職。

但這66架新式高教機只是剛開始。呂宗行預估經過30年的斷層,現在要培養出一個世代的航太研發工程師起碼要花5到10年,「上一代造IDF的都快退休了,必須快點傳承,」他指出,這類人才需求高度依賴政策方向,國防自主的基調必須延續,在外購軍武的同時不能斷了自製訂單,台灣才有機會創造自己的國防能量。

新聞出處:天下雜誌https://www.cw.com.tw/article/5098112?template=transformers